无常的才是最稳定的,当我们以为可预测的可以掌握的是最稳定的时候,往往会事与愿违,瓶子中空气的压力是固定的,但其中的分子却无规则运动,我们的人生就像分子一样无序运动,但对瓶子来说总的气压却不曾变化,类比个人所谓的无常衍生到集体上就变成了概率上的有常,也就是有序必须以无序作为基础,所以历史唯物主义说时势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时势,更进一步的说,如果一切都是有序,那就不会有变数,有序就是一潭死水,有序就只是永恒重复的累积,最终有序中某微小梯度的累加也将否定有序本身,如果有序绝对静止,那有序本身就不会发展只是一直累积,也还是量变质变对有序的否定。
所以说反者道之动,你想用尽全力占有一个东西,实际就是用有序控制无序,倒因为果,只会与它渐行渐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