摸棱两可之间已失去了方寸,如果永远只是口是心非,那对于大道的探索有又何裨益呢?得到的金钱如果不能转化成知识让人进步。金钱就是一串数字,一刹那之间的死亡之前一切你所自以为拥有的存在都不曾拥有,因为你所有的本来都归于虚空,我们只是一趟旅途上的匆匆过客,不观生灭与无常,但逐轮回向死亡,我们从来都没有真正理解我们所拥有的,所以我说:永恒都是虚妄,刹那才是永恒。

每天都在基础的琐事中重复,如果不能静如处子,动若脱兔,又如何能于不变之中观照万法?我们所处的环境处处映照了我们的内心,对这种环境感悟的升华就是你的道。众生根性不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便法门,所以我说大道三千不二归一,不必拘泥于形式,能从感悟的升华变化中找到正觉圆觉,我们的道就出来了。

心见既是洞见,明心既是成佛。当你了无自身的人生时,你又要以何种身份继续思考呢?如果你觉得人的一生只是一个暂时态还有轮回,那这个人生本就可有可无,因为你永远是在欲海中沉浮,不能洞察轮回之外,宇宙虽然浩渺,但宇宙最基本的组成粒子在你我身上却一一具足,所以我说天地万法,求诸道己。

如果不断精进自我,向内求所,那么我既是道,道即使我,最基本的规律无时无刻不在体现着他的作用,这就是法,然而能看透规律之外的本质,探索规律之规律就可以说是道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