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文: 几其画后之有余,必深其画前之无体,几深其后即前,则神其无前后矣。逆数顺理, 三立三与,则用余无余,而有无之见冰消矣。或徇余,或避余,或并余与无余而弃之,皆非知易者也。役物刻迹,是宋人之守株也,厌岐求齐,是断凫而续鹤也。两不立而踞其㝡巅,仍是涓蜀梁之影,而不免于黎丘之杀其子也。

个人观点:易经上八八六十四卦都是阴阳爻的组合,当看到这些卦象的就有余
一切之事理而诠未究竟至极之词 』就必然深究到画出这些卦象之前万物是没有固定形体的.然而真的有先后关系吗?如果从时间的一维性来看,是先有像而后卦的。但如果这样设想:万物今天突然消失了,是不是卦就不存在了?所以就会惊奇其本质:易是没有前后之分的.

逆向的推算是顺和的道理. 三立『立德、立功、立言 』又三与 『与德、与功、与言 』 ,那用余和无余并且有与无的分别之间就会像冰雪消融一样豁然开朗.易是一种变化的形态,不是固定的也不是穷尽的,如三立三与建立却又给予别人,只是易形态的流连.用余无余,有无亦只是易的变迁.所以那些或者顺从余,躲避余,或者干脆将有余与无余一并抛弃的人。难道余会对他们有什么不同吗?驱使物体留下痕迹,痕迹也终会消弭,所以就像守株待兔不知变化。同样厌恶分歧而追求统一,而分歧却也只是统一的不稳定态.所以就像断凫续鹤『 截断野鸭的短腿接到仙鹤的长腿 』做事违反自然规律 罢了.同样想将余与无余两不沾的人,又能独立山巅吗?也不过是 涓蜀梁 怀疑自己的影子是鬼, 黎丘 分不清鬼假扮的儿子而错杀真子吧。因为不能真正走入余中,又怎么能了解余能?最终还是没有对余的正知